《论语》的慈善思想

来源:齐鲁网 作者: 2015-09-21 15:11:09

  在《论语》中,还没有出现过“慈善”的表述,而是分开来论述“慈”与“善”的。但是这并不妨碍我们从中发现儒家的慈善思想。

  《论语》对于“慈”,首先是长者对幼者的一种关爱,《为政》篇中,季康子问:“使民敬、忠以劝,如之何?”子曰:“临之以庄,则敬;孝慈,则忠;举善而教不能,则劝。”对此,钱穆先生解释说,孝者,孝其亲;慈者,慈其幼。也就是说,在上者能孝慈,斯在下者能忠。在上者能导民于孝慈,使各得孝其亲,慈其幼,则其民自能忠于其上。在上者若能培养扶掖社会之美德,则社会自能以一分美德报其上。美德在心,无往而不见此美德之流露。这里导出一个理想,权力者应该成为慈善事业的引导者。孔子是从政治责任的角度来看待如何“孝慈”的,“慈”主要是一种上对下的态度和心态、举动。从这里引申,以长对幼的关心来对待大众。《大学》说,“慈者,所以使众也。”朱熹说,孝、悌、慈,所以修身而教于家者也。然而国之所以事君、事长、使众之道,不外乎此。“临民以庄,则民敬于己。孝于亲慈于众,则民忠于己。善者举之,而不能者教之。则民有所劝而乐于为善。”

  从这引申意义来说,慈于众,则接近于我们所说的“慈善”了。因为慈善更多的表现为对于需要帮助的人的一种善行、善心、义举。

  对于“善”,《论语》有多处表达,也有多重意义。其一,善是一种德。如“举善而教不能”,善,指德;能,指才。子贡问曰:“乡人皆好之,何如?”子曰:“未可也。”“乡人皆恶之,何如?”子曰:“未可也。不如乡人之善者好之,其不善者恶之。”

  其二,指善行,实际的美好存在。如子谓《韶》:“尽美矣,又尽善也。”谓《武》:“尽美矣,未尽善也。”(《八佾》第三)朱熹说:美者,声容之盛;善者,美之实也。之所以有这般评价,是因为“舜绍尧致治,武王伐纣救民,其功一也;然舜之德,性之也;又以揖逊而有天下,武王之德,反之也,又以征诛而得天下,故其实有不同。”钱穆解释说,尽善,乐舞中蕴含的意义蕴于声容之内。又比如季康子问政于孔子曰:“如杀无道以就有道,何如?”孔子对曰:“子为政,焉用杀?子欲善而民善矣。君子之德风,小人之德草,草上之风必偃。”(《颜渊》第十二)钱穆认为,康子欲用锄恶以从善。而孔子认为,政治责任在上不在下。故而,只要在上者有善行,则在下着必定跟随。再比如,佛肸召,子欲往。子路曰:“昔者由也闻诸夫子曰:‘亲于其身为不善者,君子不入也。’佛肸以中牟畔,子之往也,如之何?”(《阳货》第十七)在这里,善更多的表现为一种行为。

  其三,指善行之人。如子曰:“圣人,吾不得而见之矣;得见君子者斯可矣。”子曰:“善人,吾不得而见之矣,得见有恒者斯可矣。亡而为有,虚而为盈,约而为泰,难乎有恒乎。”(《述而》第七)子张问善人之道,子曰:“不践迹,亦不入于室。”(《先进》第十一)子曰:“‘善人为邦百年,亦可以胜残去杀矣。’诚哉是言也!”子曰:“善人教民七年,亦可以即戎矣。”朱熹认为,“善人,志于仁而无恶。有恒者,不贰其心。善人,质美而未学者。”程颐认为,“善人虽不必循途守辙,而自不为恶,然亦不能入于圣人之室,因为不学。”钱穆认为,善人质美,行事一本天性,故能不践迹,不依成法。然而由于未经学问,虽亦能善,而不到深奥处。

  其四,是“善于”。子贡问友,子曰:“忠告而善道之,不可则止,毋自辱焉。”子谓卫公子荆,“善居室。始有,曰:‘苟合矣。’少有,曰:‘苟完矣。’富有,曰:‘苟美矣。’”这里都是“善于”的意思。

  考察《论语》的慈善思想,善更应该表现为一种品德、一种行为。

  对于儒家伦理来说,慈善分为权力的慈善和个人的慈善。对于当政者来说,慈善首先应该是权力者的一种行为,是权力者的一种责任,一种态度。所以孔子的慈善理想表现为“博施于民而能济众”。子贡曰:“如有博施于民而能济众,何如?可谓仁乎?”子曰:“何事于仁,必也圣乎!尧、舜其犹病诸!夫仁者,己欲立而立人,己欲达而达人。能近取譬,可谓仁之方也已。”(《雍也》第六)或许,在孔子看来,于当政者而言,这就是最大的慈善。哀公问于有若曰:“年饥,用不足,如之何?”有若对曰:“盍彻乎?”曰:“二,吾犹不足,如之何其彻也?”对曰:“百姓足,君孰与不足?百姓不足,君孰与足?”(《颜渊》第十二)也就是说,作为权力者,首先要做的是让百姓足,而如果百姓“足”了,作为统治者自然就足了。同样的思想也可以通过孔子对樊迟的教导看出。樊迟请学稼,子曰:“吾不如老农。”请学为圃,曰:“吾不如老圃。”樊迟出,子曰:“小人哉樊须也!上好礼,则民莫敢不敬;上好义,则民莫敢不服;上好信,则民莫敢不用情。夫如是,则四方之民襁负其子而至矣,焉用稼?”

  作为个人,孔子的慈善理想则是“老者安之,朋友信之,少者怀之”。颜渊、季路侍,子曰:“盍各言尔志?”子路曰:“愿车马、衣轻裘与朋友共,敝之而无憾。”颜渊曰:“愿无伐善,无施劳。”子路曰:“愿闻子之志。”子曰:“老者安之,朋友信之,少者怀之。”(《公冶长》第五)子路是有慈悲心的人,好勇求仁。所以,即使自己的车马、衣裘,也愿意和朋友共同分享,哪怕就是破败了也心中无憾。自然,子路说的是朋友,但不妨碍子路对需要帮助的人的一份分享。而孔子则是从自我出发,己必有孝,故老者安之;己必无欺,故朋友信之;己必有慈惠,故少者怀之。